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() 许骄薇瞧着跑过来的人,柳眉轻皱了下,碍于身份,还是行了礼:“公主殿下。”

祝东风没想到常欢公主会突然出现,心底惊讶一番,极快的低着头行礼:“公主殿下。”

祝父让他进宫去看常欢公主,可是殷慎那边不让。

说是常欢公主受到惊吓,需要静养一段时间。

祝东风自然没见到常欢公主。

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……

常欢公主扫了眼祝东风,很快就移开视线。

“你在干什么!”常欢公主指着被许骄薇侍女按着的人:“放开她。”

许骄薇冷笑一声,气氛陡然间僵硬下来:“公主殿下,教训冲撞我的人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许骄薇语气里对常欢公主并没多少尊敬。

都是天子娇女,这两人从小就不对付。

常欢公主怒:“她怎么你了?你要做这么恶毒的事,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!”

气质美女飘逸长发优雅长裙漫步林间唯美写真图片

许骄薇自己站起来:“公主殿下如果是来对我说教,那就免了吧,我做什么,还轮不到公主殿下来管。”

常欢公主虽然身份比他高,但因为晋安王,所以许骄薇也并不是很怕常欢公主。

就算真的出事,大不了就是被说教几句,关个禁闭而已。

有她爹护着,陛下也不会真的罚她太重。

因此在许骄薇这里,常欢公主就是个花架子,看着气势汹汹,实际上一点用都没有。

“你……”

常欢公主气得胸口起伏,一张笑脸涨得通红。

常欢公主气沉丹田,呵斥一声:“你给本公主放开她!”

公主殿下用上命令的语气。

许骄薇说:“公主殿下,她弄脏我的衣服,难道我不该惩罚她吗?”

常欢公主怒目而视:“你要在大街上扒光她,你会毁掉她一辈子。”

确实是那女孩儿撞她在先,许骄薇如果是打她两板子出气,她都不会过来。

但她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将人家衣服给扒了。

许骄薇这做法太恶毒了。

她根本就不想让那女孩儿活下去。

许骄薇丝毫不在意:“呵,区区一个贱民而已,公主殿下何必自降身份。”

常欢公主觉得自己和许骄薇完没有共同语言,自己过去,将许骄薇那两个侍女推开。

两个侍女不敢跟常欢公主动手。

常欢公主将那女孩儿扶起来,她也说不了什么软话,只板着小脸,硬邦邦的问:“没事吧?”

女孩儿脸色煞白的摇头:“没……没……”

“走吧。”

常欢公主示意她赶紧离开。

女孩儿有些怕。

许骄薇娇俏的哼一声,也没见多生气,不过那双美眸透着几分诡异的精光。

女孩儿咽了咽口水,求生本能让她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许骄薇扯着嘴角笑:“公主殿下,我这次回来,还没和你好好叙旧,不如我们去聊聊天?”

“没空。”常欢公主转身就要走。

许骄薇伸手拦住她:“公主殿下,我们也有好久没见了。”

“我不想见你。”常欢公主瞪她一眼:“让开!”

许骄薇还有些分寸,常欢公主再怎么说,地位也比她高,她没敢真的不让她走。

只是在常欢公主离开的时候,许骄薇突然伸手往常欢公主肩膀上按去。

眼看手掌就要落在常欢公主肩膀上,许骄薇手腕忽的一凉,接着就是咔嚓一声。

许骄薇的惨叫声飘起。

常欢公主吓一跳,扭头就看见拧着许骄薇以一个别扭的姿势,被人拧着手腕,脸色大变。

“姐姐!”常欢公主眸子一亮。

许骄薇感觉手快要断了,身体以诡异的姿势拧着。

而拧着许骄薇的少女,精致绝美的五官清冷淡漠,一只手负在身后,一只手就那么轻松的按着她手腕,姿势颇为帅气潇洒。

“你……你谁啊!”

许骄薇怒吼一声,试图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。

可惜捏着她的力道非常大,除了疼,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祝大人,你在干什么!快把她弄开!”

许骄薇冲旁边的人吼一嗓子。

前后时间也不过几秒时间,祝东风回过神来,立即上前。

初筝的速度比他更快,将许骄薇的手腕转了个方向,一点光芒从常欢公主眼底闪过。

常欢公主皱眉,望向许骄薇手里。

祝东风步子也是一顿。

许骄薇手心里赫然夹着一根很细的银针,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那种。

常欢公主猛地瞪大眼,震惊的看向许骄薇。

刚才她那一下拍到她肩膀上,这针不得扎进她肉里吗?

许骄薇刚才就想把针扔掉,可手指完不受控制。

此时暴露出来,许骄薇脸色黑沉如锅底,愤怒的瞪向坏自己好事的人。

要不是她突然出现,抓着自己,现在什么事都没有。

面对许骄薇含有杀伤力的视线,初筝面无表情的将那支银针抽出来。

银针上似乎淬了毒,泛着不太正常的光泽。

初筝将银针递给常欢公主:“应该有东西,让人检查一下。”

常欢公主此时气得浑身发抖,美眸瞪着许骄薇:“许骄薇,你可以啊!”

不管这银针是什么东西,对她这个公主动手,被抓到现行,许骄薇这次不会那么轻易被放过。

常欢公主要带许骄薇进宫处理此事,初筝作为当事人之一,也被常欢公主邀请进宫作为见证人。

常欢公主当然要给皇帝告状。

皇帝虽然昏庸无能,近年来沉迷享乐,不想见大臣。

可是自己女儿求见,皇帝哪里能不见。

常欢公主上去就是一阵哭诉,那架势把初筝都吓一跳。

她觉得……常欢公主不是这种人设啊。

为什么突然变了?

小姐姐,该哭的时候就要哭,你要知道,会哭的孩子有糖吃。王者号在线教学。

初筝内心十分冷漠:我又不喜欢吃糖。

……你要这样说,那我也没办法呀。

常欢公主第一时间叫来御医,让他看看那银针上是什么东西。

许骄薇一开始有些慌张,但很快就冷静下来,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想开个玩笑,银针上也不是什么毒药。

果然御医很快拿出结果。

银针上涂的是一种能让人身体发痒的药物,药性只有一个时辰,没什么毒性。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