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() “再说,我连魔法都不会,怎么打你?”

妮娜:“……”

爱尔莎:“……”

初筝那句话抛出来,办公室里一阵诡异的沉默。

妮娜脑子转得飞快,指向爱尔莎:“爱尔莎指使你,肯定给了你东西。”

爱尔莎怒道:“我没有!”

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导师:“……”

导师眉心突突的跳,本以为这件事挺好解决,现在却变得棘手起来。

妮娜:“除了我,还有人可以证明。导师,你可以叫她们来对峙!”

导师让人去叫昨天那几个女生。

几个女生看上去有些紧张,进来后一直低着头。

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

导师看着其中一个女生问:“昨天你们看见雪莱娅打了妮娜?”

那个女生往初筝那边瞄一眼,后者正看着她,那眼神让女生有种回到昨天的感觉。

冰冷的窒息袭来,四肢逐渐冰凉,恐惧滋生,她仿佛踩在死亡的边缘,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。

“你看见什么就说什么,不要撒谎。”导师警告女生。

女生立即垂下头,谁也不敢看,咬着牙道:“没……没有。她……她没有打妮娜。”

“你……”妮娜不可置信:“你说什么呢?你怎么撒谎!”

女生快哭了:“我没有撒谎,我没看见她欺负你。”

其他女生也纷纷附和,表示都没有看见。

得罪妮娜的后果严重,可是她们觉得,如果此时她们敢说出来,那个女生会立即恁死她们。

那感觉太真实了,真实到她们不敢帮妮娜证明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

她们疯了吗?

竟然帮着那个臭丫头说话。

她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

妮娜气得要爆炸,可那几个女生,一口咬定,她们什么都没看见。

“导师,我说了,这件事跟我没关系。”初筝挺礼貌的说: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导师:“……”

妮娜叫来的人,证明她没有做过,导师还能说什么?

初筝离开的时候,将银线收回来。

办公室的门一关,那几个女生顿时觉得松口气。

胁迫感消失,就连身上那股阴森森的感觉也消失了。

太邪门了……

爱尔莎和妮娜在教室动手,严重违反校规,这件事惊动学院高层,当即给了处罚。

院方虽然没有包庇,但处罚和普通人犯错比起来,那就是不痛不痒。

可这件事对于爱尔莎和妮娜来说,都是一件屈辱。

爱尔莎回到教室,小脸那叫一个阴沉。

这件事现在一想,她哪里还不明白。

就是雪莱娅这贱丫头设的局。

妮娜那个蠢货。

也不动动脑子,她真的要对付她,会让这个贱丫头去!!

猪脑子!

气死了!

也不知道那贱丫头怎么做到的,竟然能把妮娜给打了……昨天她就变得有点奇怪……

爱尔莎眸光阴沉沉的看初筝一眼,这事没完!

帮着初筝说话的那几个女生,当天就请了假,离开学院。

放学初筝又遇见穆尔,穆尔提出要送初筝回去,初筝冷漠拒绝,并迅速甩开他。

初筝本以为爱尔莎会告状,结果回去十分平静,什么都没发生。

倒是第二天早上撞上爱尔莎,爱尔莎冲她放了话:“你给我等着!”

初筝:“……”

等着干什么?

接下来两天爱尔莎都很安静,直到第三天早上,初筝到教室,发现自己的课桌一片狼藉。

摊开的书被撕得乱七八糟,课桌上堆着各种垃圾。

初筝:“???”

让我等着,就给我看这?

幼稚不幼稚!

原主也被爱尔莎这么整过,不过这事不是现在这个时间发生的,是后面因为穆尔。

教室里的同学窃窃私语,看她的好戏。

“她死定了。”

“谁让她得罪了爱尔莎,活该。”

“不过她这两天变化好大……”

“变化大有什么用,得罪爱尔莎,迟早在这里混不下去。”

“也是。”

主线任务:请在一个小时内,花掉一百枚金币。王者号觉得此时应有自己,所以很利索的跳了出来。

刚准备动手的初筝:“……”

有句很脏的话想说。

初筝深呼吸口气,手指磨蹭下手腕,视线扫过教室,最后落在爱尔莎座位附近的那几个男生身上。

爱尔莎肯定不会亲自做这么恶心的事。

所以……

初筝踹开挡路的椅子,‘哐当’一声,教室里的窃窃私语蓦地消声灭迹。

初筝气势汹汹的往那个男生走过去。

男生坐着,本来没将初筝放在眼里,然而当初筝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压迫感,不由自主的挺起背脊。

“你干的?”

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男生装傻。

初筝没有废话,一把揪着男生衣领,将他拽出教室。

“你干什么……”

“你再不松手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“艹!”

男生骂骂咧咧,想要挣开初筝的束缚,却发现她的力气格外大。

男生的声音很快就消失在走廊上。

教室里的同学们面面相觑,她把人带到哪里去了?现在什么情况?

没多大会儿,男生捂着肚子,夹着腿一瘸一拐的回来,额头上冒着冷汗。

众人:“……”

这还不算,男生忍着痛,将初筝的桌子和他的桌子换了。

这一系列操作,看得大家更是懵逼。

初筝进来后,什么都没说,脸上辨不出喜怒,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爱尔莎带着人进来,发现教室里气氛诡异,下意识的往初筝那边看去。

教室里人不少,可初筝那边形成了真空地带。

爱尔莎眉头一皱,怎么回事?她的桌子怎么还好好的?

爱尔莎往男生的方向看去,男生桌子上的狼藉还没收拾干净。

这和她想的怎么不太一样?

上课铃响了,这节课的导师进了教室,爱尔莎只好先坐回位置上。等一下课,她就将那个男生叫过来问话。

“我让你办的事,你怎么办的?”现在她怎么还好好的坐在那里!

“爱尔莎……我身体不太舒服……”男生吞吞吐吐。

“什么身体不舒服,你是……”

男生极快的找个借口:“爱尔莎,刚才导师叫我,我过去一趟。”

爱尔莎:“……”

什么玩意?!

导师什么时候叫你了!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