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大夏王朝铁律,但凡是被宣判死刑的人,脸上皆会被刺上一个罪字。而眼前这些人,无疑是曾经王朝天牢中的死囚犯。

只是为什么一下会出现这么多?

“崔狂徒,你想干什么?”

望着暴熊佣兵团的人,秦烈身后的韩芸芸质问道,忌惮的神色中带着一抹嗔怒。

“干什么,有人花钱买了你们铁狼佣兵团的命……不过就你们还不配老子出手”,崔狂徒蛮横笑道,转身望着秦烈及其身旁的小丫头,道:

“没想到啊,还真让你们找到千机洗骨花了,不过你们以为找到此花,就能治好秦玄策吗,也不问问老子,是否答应让你们活着离开青龙山脉!”

“秦玄策?”

林荒心中愕然,从崔狂徒嘴中吐出的这个名字,让他心中颇为震动,对于这个名字他可是极为熟悉,前世他便认识一个叫秦玄策的家伙。

当初,大陆天机阁做九榜,划分天下武魂、阵法、美人、杀手……这其中,有两榜乃是划分天下武者的实力高低:

无双榜!

传奇榜!

无双榜上有四位青年,最有希望率先突破跻身传奇榜,这四位青年,皆可算作当世俊杰:

棒针毛衣少女棚内冬日写真

东司徒,本名司徒荒坟,来历神秘,无人可知。

西玄策,武魂神盘鬼算,精通阴阳、奇门、风水、星宿、命格……

南苍生,东天神教少主柳苍生,武魂九天剑河,天赋之高惊世骇俗。

北林荒,过河之卒,步步入圣,以杀神一刀斩闻名大陆。

林荒未曾见过司徒荒坟,和柳苍生是宿敌。至于秦玄策,两人倒是在一起鬼混过一年。

那一年中,秦玄策曾指点过林荒,如何利用山川密林、风水天象、如何驱虎吞狼、诱敌深入、如何金蝉脱壳、反戈一击……

若是没有秦玄策的指点,林荒绝不可能逃脱柳苍生的数百次追杀。

林荒不知道秦玄策的境界有多高,但他的谋略却少有人可与之匹敌,其温和外表下的自负也同样无人能敌:

“我曾一人灭十朝,我必一手遮天道。秦玄策所谋之局,谁人可破?秦玄策欲杀之人,皆求速死!”

“应该不是同一个人!”

林荒摇了摇头,崔狂徒嘴中的秦玄策,应该不是记忆中的那个人,毕竟那样传奇的一个人物,出身在大夏王朝的可能性很小。

至少在大夏王朝中,他从不知道有个叫秦玄策的家伙。

“你们是秦世子的人吧!”

秦烈皱眉,秦玄策虽然只是吏部尚书的养子,却在这些年帮其出谋划策,一步步攀上如今的地位,想来秦世子已经开始忌惮自己的义弟,要杀人灭口。

“秦世子什么东西,也能请得动老子!”

崔狂徒森冷一笑,一双虎眸快速的瞥过林荒。

这一缕飞速而过的眼神,却被林荒轻易捕捉道,思索片刻后,缓缓开口:

“三年前天牢发生大火,据说里面的人都被烧成了干尸,你们就是那些干尸吧”。

秦烈神色微变,三年前的天牢失火闹的是沸沸扬扬,龙颜大怒,其中前脸的一大批官员都被革职或是斩首。

“林荒小儿,眼光不赖啊,竟然认得老子!”

崔狂徒狞笑道,心中颇有些惊讶,老子就望了他一眼,他就知道我的来历?

“所以你们是凌云太子的人!”

林荒语气渐冷,当初的天牢大火并没有查出罪魁祸首,不过林北辰却明确告诉过林荒,这本就是皇室自导自演的戏。

在那次火灾中,有数十位出自神将府的官员下马,其中更有一位曾经立下赫赫战功的老将军。

“你这么聪明,不妨猜猜老子这次进山是来干什么的?”

崔狂徒冷笑。

“其一杀秦烈,其二杀我!”

林荒一脸平静的说道。

“既然知道,还不赶快向老子求饶!”

崔狂徒吼道,发出哈哈大笑之声,一身杀气腾腾,充满了暴戾。

当年,他不过是打死了一位普通的士卒,霸占了他的小媳妇儿。结果不到三个时辰,神将府手下三千玄甲军冲杀而至,仅用了三个来回,便将他的家族夷为平地,家中壮丁皆是被屠杀一空。

而他则被关进了天牢,日夜饱受折磨。

后来在那场大火中,虽然被凌云太子放了出来,不过他这辈子都只能生活在阴暗中,顺从的做凌云太子的一条狗。

而这次进入青龙山脉,凌云太子给他的两个任务,正如林荒所言,其一是杀了林荒,其二则是杀了秦烈,阻止他救秦玄策。

“求饶,你未免也太小看神将府的骨气了”,林荒捏了捏拳头,人元六重天的确

棘手,不过并不代表林荒会害怕,况且在山脉丛林中,他还没怕过谁。

话音未落,林荒整个人弹射而出,直接向着丛林深处钻去……

“逃得了吗?”

崔狂徒望着林荒的背影,冷笑道。在他人元六重天面前,林荒就是任他戏耍的猎物,随后领着一半人去追击林荒。

而另一半则留在原地,将秦烈等人死死盯住。

林荒的神经一旦紧绷,整个人就完不一样了,如同一道漆黑的幽灵在丛林中穿梭,灵动如风,鬼魅如影。

他曾被柳苍生追杀十年,对于丛林,就算是纵观整个苍穹大陆,也没几个人比他更熟悉。

“老大,这孙子跑的真快,跟只兔子一样”,崔狂徒身边一位手下说道。

“哼,在丛林中跟老子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真是幼稚”,崔狂徒冷笑,他在丛林中生活三年,林荒这个世家公子,又怎么能逃出他的手掌?

……

“老大,我们快看不见林荒了,跟个鬼影一样”。

“有老子在,他还逃不出我的视线!”

崔狂徒皱了皱眉,神色阴沉。

……

“老大,这都已经半个时辰了,我们连林荒的影子都没看见!”

“你担心个屁,只要他还在青龙山脉中,老子就能把他找出来”,崔狂徒火冒三丈的吼道。

同时也心惊林荒的能力,他人元六重天境界,远不是林荒可以比拟的,可在这丛林中,他竟然像是一只被戏耍的猫。

林荒对丛林的熟悉程度,达到何等恐怖的地步?

树冠上,林荒望着崔狂徒等人离去的背影,脸上露出冷笑,随后转身向着秦烈等人所在的千丈崖而去。

“老大们都去了半个时辰了,不会出什么事情吧!”

悬崖地带,一位暴熊佣兵团成员担忧道。

“能出什么事,十个打一个还打不过?况且那小子不过人元二重天境界,就算是我,也能一掌把他拍死!”

另一位佣兵笑道。

“这铁狼佣兵团还真有两把刷子,半个时辰就要将千机蟒镇压了。”

“不能让他们空出手来,否则我们几个就看不住他们了。”

“那就让我去帮这大蛇一把,哈哈哈,铁郎佣兵团的崽子们,老子来了。”

……

看守秦烈等人的暴熊佣兵们肆无忌惮的谈论着,显然没将众人放在眼中。

至于秦烈,他也不过人元五重天,就算再厉害,也打不过数十人。

暴熊佣兵团的一位大汉走出,狞笑的向着铁郎佣兵团和千机蟒而去,脸上露出嗜血的笑容。

倏尔……一道黑影从大汉眼前闪过。

砰的一声!

众人抬头,只看见那大汉走着走着,便一头栽倒在地,脖子处渗出鲜血,眼睛瞪得老大,脸上还残留着狰狞的笑容。

“是谁,滚出来!”

一位佣兵呵斥道,警惕的望着四方。不仅是他,所有暴熊佣兵团的成员,此刻都如同惊弓之鸟,他们不敢相信,一位人元三重天境界的武者,就这样被秒杀。

众人回头,只看见林荒擦拭着匕首上的鲜血,一双冷酷的目光吓人,如同一头恶狼在巡视自己的猎物。

下一刻,秦烈反应过来,立马出手!

随后,铁狼佣兵团将千机蟒降服,回头对付暴熊佣兵团。

至于林荒,则是又躲藏了起来,他精通刺杀,所以能够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时,瞬间抹杀那位佣兵。

但他的境界太低,若是正面碰撞,必定不是对手。

就在众人大战正酣的时候……

林荒身体低伏,已经暗中潜行,缓缓靠近悬崖上的三株千机洗骨花,小心翼翼的将之采摘……

“我们走!”

场中,暴熊佣兵团与众人缠斗片刻,被斩杀四人后,分头离去!

“不要追了,暴熊佣兵团的都是狠茬子,一旦我们分头追击,很有可能被他们反击”,铁狼佣兵团的一位队长说道,阻止了众人的行为。

“这是另外两株千机洗骨花,你们收好!”

林荒从怀中掏出千机洗骨花,交给了秦烈,今天若是没有这些人,他也不可能轻松的拿到此花。

“如此,便谢过林兄弟了!”

秦烈爽朗笑道,“真的很难想象,你就是神将府的少府主”。

林荒在皇城中的传闻一直不好,众人耳濡目染,自然形成了自己的看法,今日见到林荒如此,都是自嘲的笑了笑。

“野人哥哥,原来你真是策哥哥嘴中的那只神将府大乌龟啊……”

秦灵萱小丫头在一旁天真的说道。

秦烈等人表情一滞,尴尬的笑了笑。

林荒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,温暖的笑道,“小灵儿,现在拿到东西了,赶快离开去救人吧!”

“嗯嗯”,小丫头认真的点了点头,随后猛的跳起来亲了林荒一口,咂巴着嘴,一脸嫌弃的说道:

“野人哥哥,你该洗澡了!”

林荒:“……”

秦烈:“……”

“那我们就告辞了”,秦烈抱拳道,“林兄弟自己小心些,那暴熊佣兵团定然不会善罢甘休”。

随后,秦烈又将林荒拉到一旁,小声道:“林兄弟,这次进山我们也并非无准备,离此地十里的山坳中,我们埋有炸药,足够将一座小山夷为平地!”

“多谢了,希望我用不上!”

林荒笑了笑,心中突然对那个秦玄策颇为好奇,“指点秦烈用罗盘寻找千机洗骨花,用雄黄针刺网对付千机蟒,山坳中埋炸药以备后患……显然是做了十足的准备”。

不会真的是那个家伙吧?

一定不是!

秦烈等人拖着千机蟒离去后,而林荒也长舒一口气,望着手中的千机洗骨花,嘴角露出一抹笑容。

“小乘境界……”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