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刘宇正大迈步走到玖玖面前,劈手便想将玖玖跟韩青晏分开。

早就看刘宇正来者不善的韩青晏一把将玖玖护在身后,面色瞬间就冷了下去。

玖玖也被刘宇正的动作惊了一跳,不由的看向他:“刘宇正,你疯了吗?”

“玖玖,你不要被这个小人给骗了。”刘宇正一脸的关切,语气焦急的说:“玖玖,这人来路不明,如果真的那么优秀,为什么不在研究生里找女朋友而来找你,你现在才大二,而且还留过级,你跟他压根就不是一路人,玖玖你别被他给骗了。”

刘宇正的话说的情真意切,但停在玖玖的耳里却不是滋味。

在听到刘宇正说到自己留过级时玖玖眼底划过一抹狠意。

刘宇正当初就是不断的用原主留级当作借口,肆无忌惮的伤害着原主。

如果,刘宇正真的对自己有一份的好意,就不会在路上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用为自己好的名义说出自己留过级的话,难道他不知道,这件事情对一个正值青春的少女是何等的伤害吗?

或者,刘宇正知道,只不过是因为他太过卑劣,自己学习不好长的不好,样样不如人,所以,才会在看到原本不如自己的玖玖过的比自己好的时候心里就不爽快,就像将玖玖拉下去,让她跟自己一样,变成一个什么都不行的人才罢休。

玖玖被刘宇正的卑劣给恶心到了,眼底一片厌恶,冷着脸:“什么叫做我们不是一路人。”

刘宇正见玖玖一副冥顽不灵的模样,心里越发懊恼,但脸上还是挂着一副替她担心的模样:“玖玖,韩青晏那么厉害,铁定不会真的用心对你,跟你只不过是玩玩骗你上

床罢了,你这样的人,千万不能把这事当真,否则到时候伤心难过有的你受。”

玖玖在听到刘宇正最后的话,面色越发冷淡,冷笑着:“什么叫做我这样的人,我这样的人什么样子的?”

柔美蕾丝淑女眼色媚人比花娇

刘宇正没想到玖玖话抓住自己的话,究竟是年轻,脸上露出一抹懊恼之色,但还是继续说着:“你这样留过级的人,你难道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你的吗?”

“呵呵~”玖玖瞬间就有些想要发笑了,刘宇正自己考试不行,竟然还在嫌弃玖玖,果然是宽于律己,严于律人,原主只不过是因为大一的时候贪玩才会考试失利,君不见复读的时候原主门门优秀甚至还拿到奖学金吗?

刘宇正如果真的喜欢原主,就应该知道留级永远是原主心里头的一块疤,但他明明知道原主心里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,但他还是不断的反复的戳着这块疤痕,这样的心思,不可谓不歹毒。

知道了刘宇正这样的心里,玖玖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心思,抬起头,瞥了刘宇正一眼,曼斯条理的说:“我这样的人怎么了?刘宇正,我是留过级,但那只不过是我年纪小不懂事犯下的错罢了,倒是你,上学期挂了四科,听说你补考也没过,现在要同卷了是不是?你说说,如果同卷也没过的话,你会不会也跟我一样留级成为你口中那样的人呢!”

刘宇正印象中玖玖一直都是嘴角含笑一脸温和的模样,他万万没想到玖玖竟然会如此的牙尖嘴利,而且,挂科是他心口里的一道疤,这样被玖玖直言不讳的说出来,刘宇正脸上浮出一抹难堪,忿忿的看了一眼玖玖,一脸的痛心疾首:“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,我以前是看错你~”

“呵呵~”玖玖冷笑一声,拉着韩青晏转身离开。

刘宇正这人就是有病,典型的那种自己不好了非得让世界的人陪着他一起不好。

现在玖玖只是对他一点不好他就满脸不忿的,一想到他是那么的对原主,玖玖心里就气的厉害。

原主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是脾气好,要是玖玖,分分钟跟他撕逼弄死他。

原主也真是窝囊,为了这么一个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的贱人把自己给弄死,实在是***一个。

韩青晏见玖玖面色铁青,不由的低声问了句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不用!”玖玖摇了摇头,虽然不知道韩青晏为什么会说这句,不过,这是自己跟刘宇正的事情,自然要自己亲自解决。

韩青晏看了眼玖玖,嘴

巴动了动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玖玖觉察到了韩青晏心里的纠结,叹了口气,抓紧跟韩青晏交叠在一起的手掌,低声将自己跟刘宇正的纠葛说了出来。

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,自己以前看错了人,被骗了,及时悬崖勒马幡然醒悟,但那刘宇正却处处咄咄逼人,现在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的伤心事情说了出来,简直就是其心可诛。

不过让玖玖惊诧的是,为什么韩青晏对自己留级生的态度没有一丝感觉。

玖玖心里这么想着,嘴上不由的就问了出来:“你不介意我留级的身份吗?”

不难怪玖玖多想,毕竟一些太过优秀的人才,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强迫症,比如完美主义者之类的,而韩青晏是其中的佼佼者,玖玖觉得他如果没有介意,才是假的。

听到玖玖疑惑中带着隐隐不安的话,韩青晏抿了抿唇,低声说:“我介意,不过,比起介意,我更介意你不是我的。”

听到韩青晏的话,玖玖嘴角不由的勾起,低声笑了出来,这样诚恳的韩青晏,真的是让她有些心动。

“那你爸妈会不会介意我留级的身份。”

毕竟,在大学留级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

韩青晏抿了抿唇,想了想,才开口:“他们不会介意的。”

说完,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
玖玖嘴角不由的抽了抽,但看着韩青晏如此确定的模样,也就没有说什么。

很快,就到了周末,一大早,韩青晏就穿戴整齐的在玖玖宿舍楼底下等她,等玖玖出来,连忙牵着玖玖的手,朝着路边停靠的一辆黑色宝马走去。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