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..co,最快更新诱妻入室: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!

林以熏这边刚出门不久,林母就给她打了电话过来,跟她说公司有一个重要会议,让她必须出席。

林以熏心情很不错,赶紧应了一声。林母那边就是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她心情的喜悦,忍不住笑道:“说起来,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,那个贱人真的死了,她跟个黏皮膏似的,不要脸的缠了我们这么多年,

终于死了,想到这妈妈就觉得浑身都轻松了。”林以熏跟,林母差不多一样的感受,不过,她要比林母更开心一些,林母忽然又说:“那个贱人是死了,但她还留了个儿子,她那个儿子怕是不是省油的灯,我们得防着点

。”

“妈,好了,死者为大,我们不要说这些了。”她似乎想到了什么,忽然问:“妈,会议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十点,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就问一下,放心,我会准时过去的。”

“记得就好。”林母想了下,“瑾城那边呢?平安回来了,他有没有说什么,或者是坐什么?”

说起这个,林以熏就想起了傅瑾城一夜之间变白的头发,心骤然一沉,笑容也不再,“挺好的。”

一夜白头这几个字,她不陌生,但之前听到的仅仅以为是传说,没想到,竟然真的有人会一夜白头,而这个人,竟然还是傅瑾城!

傅瑾城为什么会一夜白头,她就是用膝盖想,都能想明白了。

采果子的美丽姑娘

只不过——

“挺好就好。”

林母还挺担心这一点的。

在她看来,傅瑾城对他们女儿的态度,甚至比公司还重要。

傅瑾城既有能力让他们公司起死回生,也能让他们公司再陷泥潭。

林以熏跟林母匆忙说了两句,就挂了电话,然后给人打了个电话过去,“高韵锦的葬礼什么时候举办?”

“今天早上十点半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随即,又傅瑾城打了个电话过去,傅瑾城接了起来,林以熏小心翼翼的说:“瑾城……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听说小锦在今天早上十点半下葬,……不去送小锦最后一程吗?”

“我十点有个会议要开。”

“可是——”

“想说什么。”

林以熏是真的很疑惑。

如今高韵锦都死了,就算傅瑾城想防着她,也应该要送高韵锦最后一程的,难道他就不怕自己会后悔终生吗?

“那……我想去看一下,会介意吗?”

傅瑾城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,“我为什么会介意?”

“但我觉得安安可能会有意见,他听信谣言,误会小锦是我害死的,我入股去,会不会不妥?”

“自己做主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她等的,就是傅瑾城这句话。

她这个电话,自然不是想让傅瑾城给意见,只是通知一下他,免得他误会什么。

薛母把高韵锦当半个女儿的。

所以,高韵锦的灵堂,设在薛家别墅。

林以熏到的时候,薛家上下,从穿着到布置,一片哀色。

高韵锦在京城,薛永楼的公司工作的时候,朋友还算多的。

后来,她因为孩子的事,几经周折,她到了G市,这十多年来,跟那边的朋友,基本上都断了联系。以至于,她现在死了,出席葬礼现场的人,除了薛家人,还有她母亲和妹妹,就是覃竟叙和董眠了,董眠会收到消息,还是因为傅骁城,他跟黎越铠说了,但黎越铠公事

忙碌,赶不过来,孩子们也还在上课,就董眠过来了。

综上所述,这次来给高韵锦送最后一程的亲朋好友,加起来才刚好十人,现场看上去,很是冷清。

薛家的门卫在薛家干了二十多年了,认得林以熏,看到她,没开门,林以熏笑着上前想说话,门卫就瞪着她,“来干什么?”

林以熏笑容很得体,“我自然是来送小锦的,麻烦跟薛阿姨说一声——”

她话还没说完,薛母他们就出来了,脸色都很冷,“人都死了,还想怎么样?”

林以熏还在装,“阿姨,您真的误会我了——”

“大家都知根知底了,这里没有在意的人,没有装的必要,我看着嫌累。”这话是薛永楼说的。

林以熏很难过,“永楼,真的误会我了。”

高韵锦死了,最痛快的莫过于高柏煊,要他平时怎么装都没问题,但今天是他母亲下葬的日子,林以熏还要她不得安生,高柏煊忍不了!

他咬牙,上前想动手,薛永楼和薛母拉着他,“安安……”

覃竟叙站了出来,“都说死者为大,林小姐这么有心,我们心领了,但我们包括我师妹都不欢迎,林小姐还是请回吧。”

林以熏无奈的笑了笑,“覃先生,我真的——”

“虚情还是假意,我们都不在乎,”覃竟叙打断她的话,“不过,我相信师妹不会欢迎的,的到来对她来说就是打扰,所以,请离开。”

林以熏还想反驳,林母忽然就给她打了电话过来。

林以熏皱眉,有些猜不透为什么自己的母亲忽然给她打电话,因为他们不久前才通过电话,“妈?”

“小薰,快回来,出事了!”电话那边,林母声音打着颤,很是惊慌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公司两位大股东的股权,被人收购了,现在到公司来闹了。”

“什么?收购了多少?”她昨天晚上问过她的人散股的事,但她没想到大股东那边竟然会贸然卖掉股权,“但公司两大股东的股权加起来不是不到百分之四十吗?”

“是,但对方收购的散股就超过了百分之十!”

林以熏怔愣的后腿了一步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公司的散股不少,但绝对不多,之前她的人就跟她说傅瑾城已经在收集了,结合起来,能有这么大手笔的收购,除了傅瑾城,她想不到第二个人。

那边林母急的不行了,又催她:“快回来,我跟爸应付不来!”林以熏手心冒汗,半响才问:“收购公司这么多股权的人,是谁?”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