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我是如何在4小时内重写出Yo的

2019-03-05 18:58:38

我是如何在4小时内重写出「Yo」的? 作者Tyler Hedrick利用空闲时间开发出了自己的「Yo」:阿多。这款App不仅受到Medium内部的追捧,还获得包括TechCrunch等主流媒体的青睐。看完Tyler的故事,也许你会认为程序员们其实是一群文艺愤青。

编者按:作者 Tyler Hedrick 曾就职于 Facebook,现为 Medium iOS 软件工程师。文章主要讲述了 Tyler 利用空闲时间重写出了大热 App「Yo」并获得 TechCrunch 等知名媒体的报道,原文发布于 Medium,创见整理编译。

那是一个非常寻常的日子,所有 Medium 的雇员都在办公室里各司其职,或者说,正是那天,成为接下来一切发生的前奏。当时,我正在执行一个项目。忽然,几张桌子开外,传来了一个声音:「阿多!」紧接着就是一阵又一阵爽朗的笑声。「阿多!阿多!阿多!」忽然间,「阿多!」到处都是了。

我犯了一个错误!

2014年6月中旬,一款名叫「Yo」的 App 迅速走红,一夜之间,这款看似可笑和怪异的 App 让众多人沉溺其中,而它的秘诀只是让人们在自己的好友列表中挑选其一,发送一句简单的问候:Yo。

听说这款 App 后,我立刻问自己:「我到底能够在多长时间内写出 Yo?」于是,我怀抱着一颗谦恭的心投入到工作中。

开始前,我先使用 Parse 快速搭建出了后端。这里先简单介绍下 Parse。我之前也用过它,Parse 能够迅速帮助开发者搭建后端,支持推送通知功能,还允许开发者通过使用 CocoaPods 来解决第3方 SDK 的兼容问题。

我想让登陆过程尽可能变得简易,甚至让人们无需输入密码就可以使用「阿多」。因此,我用设备识别符代替了传统的密码系统。这样,当用户登出再登入的时候,他们便无需再输入一遍密码。起初,「阿多」的着陆页面极不美观,但显然,它还需要继续抛光。

接下来,我就需要加入「添加好友」功能了。考虑到用户名是一位用户可以提供的信息,那它就必须要。将 Twitter、Facebook 以及簿上的联系人集成至「阿多」,是一项我此前没有想到的艰巨任务,因而终我并未将它们加入到这款 App 中。另外,当我想到让用户沿着屏幕下拉好友列表是多么不愉快的事情的时候,我干脆使用了一项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案,即为 App 加入「弹出对话框」功能。点击好友列表底部的「+」按钮,可即刻调出一个简单的对话框,用户在里面输入好友昵称,就可将对方加入你的列表内。

完成后,我立刻投入到「通知推送」功能的开发中,而 Parse 向我提供了很多帮助,比如测试 App 时逐步悉心的指导。另外,受益于 Parse 支持开发者向任何安装了其 App 的用户推送通知的便利服务, 帮助我在开发这款 App 时节约了不少时间和精力。

到这里,我其实已经重写了 Yo,但这与我的期望值还相差甚远。我是一名「冰与火之歌:权力的游戏」的忠实粉丝,并且非常喜欢「阿多」一角。在整部剧中,阿多只能说一个词,即『阿多』。我特别想让 Kristian Nairn 融入到这款 App 中,因此我在 YouTube 上找到了一小段这部剧,将音频下载下来,再从中将 Kristian 说『阿多』的一节剪了下来并保存为了音频可转换文件。然后,我就可以发送一条这样的推送通知信息了:

{ “aps”:

{

“alert”: “HODOR from TYLER”,

“sound”: “ff”

},

“user”: “TYLER”

}

当你收到通知时,第3行代码中的「alert」就会在屏幕上显示出来。当你滑动通知并打开 App 时,「阿多」就会自动将对方加入你的好友列表中。

就这样,4小时后,被重新定义了通知推送提示音后,「Yo」有了我自己的版本——「阿多」。

第二天,我在 Medium 内部发布了这款 App。那天一整日,你都能在办公室里听到一阵又一阵的「阿多!」,人们都对此忍俊不禁。当我们需要工程师审核托管在 GitHub 的代码时,「阿多」则成为了提醒工具。

当天晚些时候,我在 Twitter 上这样写道:

我写了一款名叫「阿多」的 App,因为『阿多!』某人要比『Yo』某人酷得多。#yo #hodor #got

次日起床后,我收到了很多通知消息。只过了一晚,我就收到了逾200条转发。对于一个只有500位粉丝的人来说,这是极其重大的成就,而且我意识到「阿多」令很多人都着了迷。然后,我修复了原始版本的一些重要问题,并将更新的一个版本提交至了 App Store。令我意外的是,苹果居然对其开了绿灯。

那天早晨,我收到了一封陌生人的电子邮件,对方声称自己是科技博客 TechCrunch 的作者,想写一篇关于「阿多」的文章。我向他提供了一些「阿多」的基本信息,比如彼时的用户量、App 的开发时间以及我自己对潜在的版权侵犯的一些顾虑等。TechCrunch 的文章发布后,Gizmodo、CNET、Business Insider、BuzzFeed 和 Mashable 均转载了相关内容;此外,我也陆续发现了一些其他语言的相关文章。

对「阿多」铺天盖地的报道甚至引起了一些名人的关注。在 Twitter 上,前流行组合「乔纳斯兄弟」的成员 Kevin Jonas 圈我说,他喜欢这款新 App。那个时候我开始幻想,倘若 Kevin 能够将「阿多」介绍给其逾450万的粉丝该有多好?这样一定会形成巨大的效应。

事实上,敲这些字的时候,「阿多」已有了大约2.2万位用户,他们向彼此发送的问候已有近20万次。

令我感兴趣的事情之一是:除美国以外,有多少次「阿多!」是在其他国家发生的?

我是如何在4小时内重写出Yo的

在众多「阿多」的用户中,只有大约一半的下载量来自美国,与此同时,来自欧洲的下载量约有7000次,约2000次来自亚太地区,另外1000次则来自拉丁美洲、非洲、印度和中东地区。

对于一款只花了4个小时完成的 App,这些数据是多么地令人惊喜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