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 第四十九节 胯下所系之物

2019-09-24 18:58:53 来源: 南平信息港

仙都 第四十九节 胯下所系之物

当年不知哪一位天庭大能,施展无上神通,从极天掳来一头游天鲲,魂体剥离,分别囚于赤焰玉山内,铸就一对真宝。年长日久,真宝沦为残宝,辗转流于下界,后辈弟子不知,只以为游天鲲一雌一雄,雄者接引星屑,雌者接引星力,以讹传讹,不明就里。及至魏十七途经暗影海,大肆杀戮,逼得巢洪荒现身,以六龙回驭斩击破一座赤焰玉山,毁了洞天内游天鲲的肉身,也因此沾染上因果。那被天庭大能收入赤焰玉山,炼成至宝的极天异种,正是眼前这头游天鲲的子嗣,六龙回驭斩上气息未绝,叫他如何不暴跳如雷。

好事不出门,恶事行千里,魏十七解脱另一座赤焰玉山中游天鲲的神魂,将其放归极天,逍遥自在,一番好意反倒无人察觉。

魂体合一,游天鲲气息渊深似海,为之一变,星屑应念凝成利剑,在体内一一显化,从口、胸、腹,掌蜂拥而出,铺天盖地,暴雨一般袭来。魏十七祭起六龙回驭斩,龙尾纠结,车轮般滚滚飞旋,将身躯护得严实,然而星屑所化利剑并非死物,强攻不下,便四散游弋,寻隙而至,仓猝之间,魏十七只得使出“身相合一”的神通,遍体浮现黑龙鳞甲,仗着身坚如铁,挥动双臂将利剑一一击飞。

玄元子冷眼旁观,那游天鲲以星屑凝化利剑,应念而出,与真仙“以星屑铸形,投诸神意”差强仿佛,不过此獠神念浑厚,能在数息间驱使数以千计的飞剑,凝而不散,各具灵性,委实不可小觑。她又看了一眼魏十七,见他虽有些手忙脚乱,仗着身躯坚韧,也尽数应付得下来,心中暗道,妖身之强横,堪比法宝,果然非吾辈所能及,且看他如何应对,先不急于出手。

万千利剑,乃星屑显化,逼得魏十七腾不出手来反击

仙都  第四十九节 胯下所系之物

,一时间苦不堪言。他撑了数十息,见玄元子并无相助之意,心念数转,从一芥洞天内扯出一块黝黑腥臊的兽皮,往周身一裹,顿时将利剑拒之于外,压力大减。

玄元子“咦”了一声,旋即扁扁嘴,脸上露出厌恶之色。她倒是听碧落殿主提起,异域赌斗,银甲殿与柱石殿狭路相逢,站便是魏十七对史巴头,结果那姓魏的居心不良,明以挑战,暗施偷袭,以天启宝珠击溃四臂山岳主,大获全胜。那兽皮本是史巴头胯下所系之物,虽天启宝珠亦未能毁,想来亦是一宗难得的至宝,不过他为避利剑,竟裹于身上,就不嫌腌臢么?

魏十七哪顾得了这么多,抢得一线空隙,立刻催动体内真元,祭起天启宝珠,血光横掠星空,重重砸向游天鲲。

那游天鲲久攻不下,心中焦躁不安,见一道血光奔袭而来,似是法宝之流,一时间怒从心中起,恶向胆边生,双手一合,火中取栗,将宝珠死死扣住。

天庭真宝,杀伐之器,一击之威足以撼动天地,游天鲲不知利害,螳臂当车,被天启宝珠轰了个正着,顿时粉身碎骨,星屑之躯化作灰烬,只逃出一缕神魂,迷迷瞪瞪,慌不择路,竟一头撞向玄元子。

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,游天鲲的神魂非同寻常,可遇而不可求,玄元子心中一动,反手拔出生灭朔望剑,平平探出,将重创的残魂收入剑中,神剑如获大补之物,欢喜雀跃,气息微涨。

玄元子轻弹剑身,细听剑鸣,感同身受。这生灭朔望剑乃天庭真宝,以神魂祭炼,能生出种种神通,别具一格,此番极天之行,得了游天鲲一道残魂,亦是意外之喜。

魏十七以天启宝珠灭杀游天鲲,连番激战,体内真元几乎消耗殆尽,他收起兽皮,拍了拍衣衫,抖落一蓬星屑,向玄元子拱手道:“灯枯油尽,无力再战,还望道友见谅。”

玄元子颔首道:“无妨,道友只管调息养神,再遇来敌,交与贫道即可。”

魏十七得她一诺,心头一松,祭出极天周游驷马战车,盘膝坐于车厢一角,引动“命星”,汲取星力,徐徐回复真元。玄元子暗暗点头,若他修炼“神魂”之术,极天星力浩瀚,随手可攫,又或是吞服“星药”,只需点滴,便能回复如初,此子虽然强悍,却不得久战,用得好,是一柄攻坚的利器,用不好,徒然折了锋刃。

青铜御者持定六辔,驾驷马拖动战车,驰骋于极天,玄元子以“节符征兽令”搅动虚空,逼迫星兽显形。若是寻常货色,夹起尾巴逃遁,她也不阻拦,若恃强逞能,不知进退,又或是年老成精,星核可用,便提剑斩了。

玄元子手提生灭朔望剑,无坚不摧,当者披靡,身披晦明上极衣,视灭神光如无物,星兽作困兽斗,不能伤其分毫。悠悠数载,她驾极天周游驷马战车纵横决荡,所过之处,星兽望风而逃,一路绞杀,也得了五七枚星核,却无一在“三轮”之上。

碧落殿主许以百年之期,显然是预料到此行并非仓促可成,极天浩瀚,纵有“节符征兽令”相辅,追捕星兽亦非易事,玄元子早就预料到其中的艰难,不急不躁,如犁地一般,将极天细细翻了一遍,半尽人事,半凭天数。

这一日,她追杀一头星兽,衔尾撵出数万里,忽然心神摇曳,极天震荡,战车为之一挫。她本以为运气不佳,为星爆波及,以星云双眸定睛看时,却见前方为混沌乱流相阻,幕天席地,虚空扭曲,那星兽不要命似地往乱流里钻去,意欲拼死逃出生天。

混沌乱流隔绝极天,乱流之外,便是别海他洲的地界,玄元子稍一踌躇,止步不前。区区一头星兽,多不过“二轮”之属,犯不着越界追杀,惹出是非来。

正遥遥观望之际,乱流忽然分在两旁,一羽衣道人足踏彩云,飘然而前,见星兽为乱流所卷,走投无路,提起一柄古剑,一剑将其枭首。

那星兽主眼已枯,被古剑斩灭,身躯散作星屑,遗下一颗星核,近在眼前。

滁州男科医院哪家好
拉萨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无锡治疗癫痫病医院
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手术要多少钱
济南糖尿病医院价格是多少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