轻舞孪生兄弟小小说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4 05:07:36 来源: 南平信息港

六十年代末,在西北边疆的一个偏僻的小农场里的一个农家小院里,一对孪生兄弟降生在了一个低矮破旧的小土屋里了。父母给他们取名大毛和小毛。  大毛和小毛的降生并没给他们的父母带来惊喜,因为大毛和小毛上面已经有四个哥哥了,父母盼望给他们生一个妹妹,结果事与愿违,再加上那个年代生活很困难,男孩子多的人家口粮根本就不够吃。  兄弟俩刚出生时又黑又瘦,但是模样很像,就连大毛小毛的母亲都经常认错,为了辨认,母亲给大毛的手婉上系了一根红绳子,看着每天饿的嗷嗷大哭的兄弟俩,愁坏了大毛小毛的父母,怎么养活他们啊!    大毛和小毛刚满月的那一天,他们的舅舅来看他们了,舅舅看着襁褓中的两个婴儿不停地哭,就问妹妹:“妹妹,孩子怎么总哭啊?”  妹妹说:“哥哥,我看这两个孩子非饿死不可。”  “我没奶水,一个孩子都吃不饱,这可怎么办啊?”  哥哥说:“妹妹,咱们不能看着孩子被活活饿死啊,要不送走一个。”  妹妹听到哥哥的话泪如雨下......  “哥啊,这两个孩子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我舍不得啊!”  “舍不得?那你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饿死吗?”哥哥说。  妹妹平静下来想了想,哥哥说的话有道理,那就找一个好人家送走一个吧!  哥哥回家以后,四处打听收养孩子的人家,在大毛和小毛满四十天的时候,哥哥领了一个收养孩子的人来了,这个人结婚四年多了妻子一直不生育,他看到襁褓中的孩子非常喜欢,决定收养其中的一个。  可是究竟送谁留谁呢?这给大毛的母亲出了一道难题。  “把大毛送走吧!大毛身体比小毛壮一些,好带。”一直沉默寡言的大毛小毛的父亲开口说话了。  收养孩子的人把大毛从她母亲的怀中接过去,满脸喜悦的抱在怀中。  “大姐,谢谢你了,你放心,我一定把大毛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带。”说完转身抱着孩子走出了小土屋。  大毛的母亲站在屋里先是愣了一会儿,之后,像丢了魂似的撵出了家门,冲着领养孩子那人的背影哭喊着:“大毛,我的儿呀。”就泣不成声了。哥哥急忙把妹妹扶进了屋里......  很快到小毛上学的年龄了,母亲把新书包递给小毛,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,大毛也该上学了吧!  “妈妈,大毛是谁?”  母亲一把把小毛搂在怀中抽泣着说“大毛是你的孪生哥哥。”  小毛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抬头看着母亲,问:“哥哥现在在哪里,怎么不回家?”  母亲说:“哥哥很小的时候,就送人了,回不来了。”  “妈妈,别哭!等我长大了,一定帮你把哥哥找回来!”小毛说着用衣袖帮母亲擦去了眼泪......    转眼间到了八十年代,改革开放以后,农村的面貌焕然一新,小毛家的小土屋改建成了红砖瓦房,小毛也长成了英俊帅气的大小伙子了,初中毕业以后,和父母在家务农,承包了一百多亩土地,家里买了一台小四轮拖拉机,小毛每天开着拖拉机和父母早出晚归的经营者承包地,日子过得一年比一年好了,小毛也到结婚的年龄了,一位善良贤惠的女子就要和小毛结婚了。  在小毛穿上西装就要迎娶新娘的那一天,母亲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,盯着小毛上下打量着说:“我儿子就是俊!”说完,突然母亲收住了笑容,叹了一口气:“唉!大毛也该结婚了吧!”  小毛安慰母亲说:“妈,您别难过,哥哥肯定结婚了,一定过得很好!”  小毛婚后不久就有了爱情的结晶,他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,名叫俊俊,母亲每天边哄着俊俊玩,边给小两口做饭,忙得不可开交的母亲,渐渐忘了大毛......  日子过得很快,俊俊要上学了,母亲每天把俊俊送到学校以后,自己闲的没事可做,又时不时的会想念大毛......还常常一个人在家里掉泪。  不愿意孤孤单单在家里的母亲干脆和小毛商量,每天也和他们一起下地,帮他们去地里拔草,虽说母亲六十多岁的人了,身体还很硬朗!  大毛被抱养后不久,抱养大毛的那家人就带着大毛去了南方的一个县城,养父在县城里的一个农机修造厂当了厂长,养母在县城里的纺织厂上班,大毛中专毕业后去父亲的修造厂当了一名推销员,全国各地推销农机。  有一年,大毛来西北推销农机,听说农场机械化程度很高,大毛就去农场搞推销。  一天下午,大毛在农场的场部转悠,迎面走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,老伯问:“小毛,你去哪里啊?”  大毛左右看看,这位老伯问谁呢?路上没别人啊!  “小毛?老伯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小毛!”大毛说着就往前走。  孩子你别走,老伯拦住了大毛,上下打量着大毛说:“大毛?”说着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......  大毛丈二和尚莫不着头,心想:“我初到西北,一个人也不认识,这位老伯可能认错人了!”  “老伯,我有事。”大毛说着话走了。  老伯拉着大毛的手不放说:“孩子,跟我走,我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说着拉着大毛的手就走。  大毛跟着老伯走进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农家小院,院子里的四间大瓦房很气派,一进院门,老伯就大声喊:“妹妹你快出来,你看谁来了,”母亲出来一看是哥哥,再看哥哥身后跟着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,小伙子怎么这么面熟,先是愣了一会儿......等回过神后快步扑上前楼住大毛边哭边说:“大毛,我的儿啊!真是你吗?三十多年来我想你想得好苦啊!你终于回来了。”  大毛面无表情地站在这个陌生的老妇人面前,越听越糊涂了,自己从小就在南方长大,次来西北,怎么会是她儿子呢?  “我到底是谁?”......  母亲擦干了眼泪,对大毛说:“孩子进屋我慢慢给你解释。”  就在他们要进屋的时候,小毛开着拖拉机和媳妇下地回来了,母亲转身大声对小毛说:“小毛,你哥哥回来了。”  小毛从拖拉机上下来,一个箭步跑到这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,从没见过面的哥哥面前,仔细打量着,这就是母亲总在自己面前提起,离别三十多年的哥哥吗?不是在做梦吧!愣了一会儿神的小毛伸出了双臂搂着大毛的肩膀哽咽着说:“哥哥你终于回来了。”  一旁的母亲和舅舅一直在抹眼泪。  大毛像根木头一样站在那里,任凭小毛搂抱,心里想:“他们都是谁?我又是谁?”......                   共 23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睾丸扭转的主要症状是什么
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男科好
云南治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