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泥沟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4 06:07:28 来源: 南平信息港

沂蒙山地形复杂,山岭纵横,蕴藏着仙人未知的故事。在焦赞山南,沙岭北,有一条小河,叫白泥沟。白泥沟东西走向,沟底深,南岸悬崖峭壁,高数丈,悬崖峭壁枝棵琳琅,鸟兽无数,沟边有一条小路,蜿蜒曲折,很少有人行走。北岸有大片大片的坟地,白泥沟深处阴森森的,夜间坟地里常有成群结队的鬼火跳动,鬼火时大时小,令人毛骨悚然,恐怖得很,因此演绎了许多闹鬼的故事。   城子庄的马三喜欢在集市上吃街酒,一天吃的大醉,在集市上睡着了,当醒来时天已大黑,虽然是夏末秋初,白天天气很热,但到了晚上有点凉意。马三打了一个寒颤,清醒了一些,东杖西歪地回家,走到白泥沟时,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人,头戴斗笠,身穿白大褂,手提小灯笼,心想:正好有个同路的,小灯笼照明,暗喜。马三急忙追赶,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也加快步伐,马三走的快,他也走的快,马三走的慢,他也走的慢,就是追不上,只感觉小路平平坦,道路笔直,疾步行走,开始不觉劳累,跟着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后面走了五六个时,马三大汗淋淋,实在是走不动了,便坐下来休息,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似乎不让他休息,让他快走。听到远处的公鸡叫声,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顿时消失啦,马三拿出烟袋,装上烟,掏出火镰,打着火抽烟,烟火照耀下才发现自己是在杂草丛生荒凉的坟地里,坐在坟子的供石台上,马三害怕极了,直觉得全身冒冷汗,慌忙跑回家。第二天,到现场看了一下,围着一个大坟子踏出一条明路,原来是围着坟子转了一晚上的圈。马三大病一场,一月有余,人们都说让白泥沟的鬼领路了。   赵医生是一位五十开外的老人,长的虎背熊腰,身板硬朗,是四里八乡人人皆知的乡村医生,他为人和善,有求必应,经常出诊。在桃花盛开的季节,南瓦庄老李家的宝贝孙子强强生病了,请赵医生出诊到李家给强强看病,赵医生妙手回春,几副汤药下去,强强的病渐渐的好起来了,强强的爷爷非常高兴,设宴招待赵医生。强强的爷爷李老汉和赵医生是老朋友,言语投机,酒喝得过瘾,不觉到了天黑。赵医生吃饱喝足,醉意蒙蒙,谢绝李老汉的挽留,执意要走,李老汉点好灯笼把赵医生送出村外,赵医生提着灯笼离开南瓦庄回家。当到达白泥沟时天下起了毛毛雨,赵医生仰望天空,打了一个冷颤,顿时清醒了,阴天不隐月,见道路不是很黑,于是加快步伐前进,突然发现自己提的灯笼火焰慢慢地变大了,又慢慢地变小了。这时灯笼的火焰又变大,再变小后,灯笼的火焰突然熄灭了,赵医生很害怕,怎么办呢?正当六神无主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人,头戴斗笠,身穿白大褂,手提小灯笼,赵医生心想:该到不死有救星,正好有个同路的,小灯笼照明。赵医生急忙追赶,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也加快步伐,赵医生走的快,他也走的快,赵医生走的慢,他也走的慢,就是追不上,只感觉小路平平坦,道路笔直,疾步行走。   前面有一个陡坡,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站在陡坡上面似乎在指挥赵医生向上爬,赵医生努力地向上爬,爬啊爬,眼看就要爬上去了,却滑下来了,赵医生再一次努力地向上爬,爬啊爬,当就要爬上去了的时候,又滑下来了。一次又一次的向上爬,一次又一次的滑下来,陡坡太陡了,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似乎在嘲笑赵医生,赵医生又向上爬……不知爬了多少次,听到远处的公鸡叫声,穿白大褂提小灯笼的人顿时消失了,天明亮了起来,赵医生筋疲力尽,实在是爬不动了,坐下来休息了一会,便回家了。第二天到现场看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药箱,灯笼,鞋,衣服等东西都在白泥沟边的坟地里,一个大坟子被爬得溜滑了,哪里爬的是什么陡坡?而是一座坟莹,让鬼领路了,让鬼戏弄了。   刘志宝四十左右的年龄,为人正直,仗义,好赌钱,因在腮部长了一撮毛,人称“一撮胡”。一天夜里,“一撮胡”路过白泥沟时,遇见三个黑脸大汉约他赌钱,“一撮胡”哪经得起赌钱的诱惑,爽快答应,三位黑脸大汉把“一撮胡”领进黑油漆大门,进了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,摆了一张精制讲究的黄花梨木桌子。“一撮胡”在这家大户人家玩起了牌九,也不知怎么地,“一撮胡”是手气好?还是运气好?屡屡得手,不是满堂彩,就是全割,把三位黑脸大汉赢了个底朝天,赢资满满一搭子。“一撮胡”吹着口哨,唱着哼着小曲回家,高兴的一夜没睡好觉,天不明就把妻子叫起来了:“快看这一搭子钱,是我昨天晚上赢得!”“一撮胡”的妻子赶忙起床查看盛钱的搭子,见搭子里哪里有钱,只有纸灰,“一撮胡”也感到奇怪呀,明明是一搭子钱怎么就变成纸灰了呢?赶忙去找昨天晚上赌钱的白泥沟的地方,只见在一片坟茔中的一座大石坟的供石台上,摆放着铜钱和纸币。“一撮胡”看了看这些铜钱和纸币都是他昨天晚上输给三个黑脸大汉的钱,供石台上是用上等的青石,雕刻十分讲究,“一撮胡”恍然大悟,这才知道昨天晚上是和鬼赌钱了,阳间人用的钱鬼是拿不走的,所以“一撮胡”的钱仍然放在供石台上。“一撮胡”把搭子的纸灰放在供石台上,把鬼的钱还给鬼,急忙作揖,又买了纸香焚烧。后来听说“一撮胡”每每走到白泥沟时总是放些酒肉,烧点纸钱。再后来又听说“一撮胡”每逢赌钱总是赢钱是白泥沟的鬼在帮他……   李大胆五十左右的年龄,长的是五大三粗,整天挑着虾皮子赶集买海货,因为他胆子大,人送外号“李大胆”。他为人和善,态度和蔼,大人小孩都叫他“李大胆”,他也爽快的答应。有一年夏天赶集回家,走到白泥沟时,天刚蒙蒙黑,见四五个小孩在嬉戏玩耍,“李大胆”心想:这荒山野岭的,附近又没有村庄,哪来的小孩?四五个小孩见“李大胆”过来,便围着他抓迷藏,这个推他一下,那个拽他一下,“李大胆”放下挑子,和几个小孩周璇,不小心掉进泥汪里。几个小孩也跳进泥汪里,玩起了打泥仗的游戏,不一会儿,“李大胆”和五个孩子就全成泥人了,浑身上下全是泥。玩得正在高兴时,“李大胆”放了一个响屁,几个小孩听到屁声说:“这里还透气,赶紧糊泥!”霹雳巴拉的泥巴飞向“李大胆”……月挂中天时,远处传来雄鸡高叫声,五个小孩顿时消失。“李大胆”在月光下慢慢洗掉泥巴,点起篝火,烤干衣服,休息了一会儿,便挑起自己的海货挑子回家,妻子问:“这么晚才回来?”“和四五个小鬼玩游戏,打了一夜泥仗的。”“净胡说,吓死你,你敢和鬼打泥仗?赶紧睡觉!”   从此以后,“李大胆”每次经过白泥沟时那四五个小鬼总是嬉戏他,缠着他要和他打泥仗,弄的他哭笑不得。一天“李大胆”生意好,把挑来的海货全买完了,心里高兴,背着筐子,扛着扁担,哼着小曲回家,到了白泥沟时,又遇上那四五个小鬼,缠着他要和他打泥仗。“李大胆”只顾赶路,不理小鬼,小鬼跟在后面,这个拽拽他的衣服,那个拽拽他的衣服,他不耐烦地把手放在身后挡驾,不小心,把右手中指弄破了,滴血,四个小鬼迅速消失,只有一个小鬼跑不了啦,原来是这一个小鬼的头上滴了一滴血,心想:抓个小鬼玩玩,妻子不信,正好让她看看。于是用绳子拴着小鬼,牵着小鬼回家,把小鬼拴着窗户棂子上,小鬼白天躲在阴暗处不动,晚上在窗户前乱跳乱蹦,有时吱吱叫,不像人的哭声,这样待了许多天后,下了一场雨,小鬼就不见了。原来是人的中指血辟邪,当中指血滴到小鬼头上时,小鬼就跑不了啦,下雨时,雨水淋掉小鬼头上的中指血,小鬼跑了。这事过后,“李大胆”再也没有遇见白泥沟的小鬼。   上世纪五十年代,农村搞社会主义教育,晚上办夜校,教农民识字,扫除文盲。春天麦苗返青的时候,岱庄沙岭后来成金领着两个妹妹参加生产队夜校扫盲班学习,扫盲班条件简陋,一间低矮的破土坯房挂了一块小黑板,学员自带板凳,自带石板,教字的是社教队的吉同志,教材是自编的,主要是当地人的姓氏:周围四五庄,要说有几姓,听咱对你讲,来尚鲍徐梁,季刘赵吴张……吉同志教的生动,学员学的认真,不觉得时间过去了两个小时。放学了,来成金领着两个妹妹回家,当到达白泥沟的黄泥崖头时,夜空突然漆黑了。天漆黑了,地漆黑了,就像鏊子底一样,什么也看不见,姊妹三人恐慌。哥哥来成金知道这个地方离家不远,便和两个妹妹一起喊爹喊娘,说也奇怪,就像有一面墙当住了声音,相隔200米远的家中爹娘就是听不见。来成金领着两个妹妹慢慢的往家爬,爬啊爬,不知爬了多长时间,听到远处的雄鸡叫声,天顿时明亮了,姊妹三人才回到家。   第二天到白泥沟一看,书包,板凳,石板,衣服扔了一地。老人们说是白泥沟的“黑狗当”当了他们。消息传开了,生产队夜校扫盲班的学员害怕不敢晚上上学了。社教队的吉同志工作很认真,动员夜校扫盲班的学员按时上课,晚上放学主动送送学员,上级又派来一位邢同志,帮助吉同志开展工作,生产队夜校扫盲班办的有声有色。在小麦抽穗的季节,吉同志和邢同志和往常一样,夜校扫盲班放学后,送走学员回来的路上,月色明亮,二人有说有笑,到了白泥沟时,邢同志停下小便,发现身后有人拍打他的肩膀,起初认为是吉同志和他开玩笑,抬头看一看:不对,吉同志在前面走着,身后是谁呢?回头一看,大吃一惊,只见一个穿白大褂的人,面色煞白,面目狰狞,长脸,长舌,突然煞白的长脸和鲜红的长舌变长三尺有余,几乎是触地了。突然长舌变短了,好像是把长舌收回去了,煞白的长脸变短了,好像是长脸又缩了回去,突然又变长了,又变短了……吓得邢同志拔腿就跑,一边跑一边向吉同志喊:磨石白脸鬼来了!穿白大褂的磨石白脸鬼来了!磨石白脸鬼来了!似乎真的是穿白大褂的磨石白脸鬼在追赶他们,二人慌不择路的跑回宿舍,吓得全身哆嗦,一夜未眠……   古老的白泥沟演绎了许多似真似假的故事,就像歌曲里唱的:“故事里的事,说是就是,不是也是,故事里的事,说不是就不是,是也不是……”      共 381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造成勃起功能障碍的因素有什么
昆明治癫痫病医院
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
本文标签: